染血黑兔

感觉自己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葛优瘫)

【高银】机器二一三九号

人物属于猩猩,ooc属于本黑兔子
——————————————————
(一)
二一三九号一睁眼,就看见一个显眼的卷毛,大毛球紧盯着他,口中啊哈哈哈个不停
“啊哈哈哈,你好啊,二一三九号”
见银发的家伙没理他,他自顾自的说下去“啊哈哈哈,我可能要出去一会啦,你记得保护好你的永动装置啊——别弄坏啦那很贵的”
说罢,他转身离去
二一三九号轻轻摇了摇脑袋,他能清楚的听到机械动作的声音,近乎无意识的,他伸手遮住了晃眼的阳光,却从指间的缝隙窥视着嫩绿的新叶
就像刚出生的孩子,对周遭的一切充满茫然与好奇
黑色长发的男人在角落里看着,眸中晦暗不明
那就是Z字永动机器械X型号,代码二一三九,第二代家用全能仿真机器人
男人抬步向外走去
罢,也是时候该去看看他了
(二)
二一三九号其实不大知道自己是谁
“你是谁?”
“我是....二一三九号?”
“记住,你以后叫坂田银时”
“哦”
“那么,你是谁?”
“我是...二一...坂田....坂田银时...?”
“你叫坂田银时”
对面男人耐心的一遍一遍的重复着
“那么,你是谁?”
“我是....坂田银时”
“很好”
二一三九号消失了,坂田银时出现了
(三)
坂本辰马挠着头,口中重复着无作用的啊哈哈
这个机器人....怎么说呢……
挺仿真啊
已经入住坂本的房间五天了的银发机器人现在正斜躺在床上边挖着鼻子边瞪着死鱼眼看着jump
“金...金时啊”
银发的男人用他如血般浓醇的瞳孔瞥了他一眼“是银时,干甚啊卷毛?”
“啊哈哈...那个...你不是...家用机械型的吗?”言下之意就是您老该动动您那尊贵的铝合金骨架收拾收拾房间打扫打扫屋子了
“哈?你没看说明吗白痴?”
“...啊哈哈..看了...”
“阿银我很累的,去一边玩泥巴去”
“啊哈哈...”明明你这五天一直是除了吃就是睡的状态好吗?
坂本辰马觉得自己可能买了个假机器人,这特么不是居家用品这是大爷啊!纯纯的大爷!
反正又不是自己用,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着,坂本索性坐在银时身旁,自顾自的想起了自己的事
那家伙....只能这样了吧……
银时晃晃脚,又把jump翻了一页
(四)
银时被塞进了箱子,他的四肢蜷缩着,紧盯着漆黑一片的小世界中漏进来的一小点阳光,那个大毛球的嗓门还是一如既往的具有穿透力,银时百无聊赖的听着箱子外诡异的对话
“啊哈哈,高衫氏,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啊哈哈”
“不想猜”
“别这么冷漠吗,啊哈哈”
“.....”
“嘛,是最新的版本了,你看看吧啊哈哈哈”
“麻烦”
“可是总要有人来照顾高衫氏的起居不是吗?啊哈哈哈”
“......”
“那,我走了”
“....哦”
有人悠长的叹息一声,不一会汽车的轰鸣声响起,又渐渐变小变轻,直至再也听不到了
耳边传来胶带被撕开的刺耳声音,银时聚精会神地听着,大片的光芒陡然涌进,仿人体的视网膜上留下黑色的重影,他眯起眼适应了一会,有影子在他的眼前交交错错的闪动,又回归成一个虚虚的剪影
等视野回归,他才看清那男人的长相
那人的一只碧眸不知为何被厚重的绷带包扎起来,他俊美的脸庞有些病态般的白皙,柔顺的头发在阳光的映照下透露出一种明亮的紫,伸出的手臂结实而有力,隐隐显现出肌肉块
那人看见他愣了一小下,随即他砸咂舌“切,又是卷毛”
态度之不屑,言语之放肆
妈的卷毛!又是卷毛!
他最恨别人说他的发型!
他能怎么办?开发者就把他设定成这样!能怪他吗?
“切”他也不甘示弱“是个矮子”
神情之轻蔑,眼神之鄙夷
得,梁子接下来了
(五)
梁子接下来也没啥用,就像你一生气把数学作业团成个球大吼一声“妈蛋不做了!”过一会不还得捡起来怂的一批的接着写?
两者性质差不多
留下一句“你就做做家务清清院子里的杂草吧”,紫发的男人就自顾自的坐在藤椅上喝茶看报
银时盯着他没动
高衫无视他
银时还在盯着他
高衫放下了茶杯
废话你让人充满怨气的盯一会试试?
“干嘛?”
“你没给我设置好吗?”银时翻了个白眼
高衫一愣“设置?”
啥鬼大卷毛没说过啊
银时懒散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大有一副自己才是主人的样子“没看说明书?你得把让我做的事输入到联动总技术数据里”
什么玩楞
高衫有些懵,但他也没表现出来,硬是装着13
走到了之前装着坂田银时的箱子旁,翻动翻动纸盒,这一翻还真让他找到点啥
一个疑似平板的小不点
高衫思索一会,默默的按了一下小不点的屏幕,屏幕陡然亮了起来,盈盈的蓝映的高衫绿色的瞳孔深处一晃一晃
屏幕中央是一个空格,高衫猜测他应该是得在这里输入指令,于是他又点了一下空格
妈蛋还是九宫格输入
黑着脸下达完指令,高衫拎着小平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身后的银时早已开始了他的工作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