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黑兔

感觉自己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葛优瘫)

【新银】五年(二)

去吧新八唧!
【章二】
(三)
等到思绪回了笼,一轮晴日已高挂枝头了,阳光透过枝叶罅隙间落下点点圆形光斑,他紧盯着看了一会,忽然光斑颤动起来,悉悉索索的有几枚深色的叶略过他耳旁,他抬头看向树梢,一人正逆着光,蹲坐在树桠上歪着头打量着他
那人生的白净,红如琉璃的清亮眸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卷曲的银白长发被人随意的扬到身后,那人眯起眼,高昂着头,似是俯视般斜了他一眼,他复又展开修长的手指,随意扯下一片绿叶叼在嘴里,于是那澄澈的眼中就迎出了点点新绿,清浅的徜徉在一湾血色的彼岸,那年年幼的他刚无意识的向他迈开一步,那人便笑吟吟地说,小鬼头,看什么?没见过像阿银这么帅的帅哥?
那时起风了,微暖的风带起他额前的碎发,树叶零零落落飘下,被卷到旁边的小池里随流而下渐行渐远,他当年一下子什么也听不见了,四周空空茫茫,寂静无声,耳畔边只有潺潺的水声和树叶摩挲的吵杂,其中夹杂着急促的心跳声——
砰咚,砰咚
呦——咋?那人抛下被自己攥的皱巴巴的叶,坐正了看向他,和妈妈吵架?离家出走?
我没有妈妈,他回答
那人沉默了一会,轻笑着看向他,那要和阿银混吗?
没等他回答,那人就起身,高挑而瘦削的身上披着的白云流纹和服随风鼓动,他赤脚从树上轻盈跃下,刹那间光华浮动,他被猛然吹起的怪风弄迷了眼,过了有一会,他才放下遮着脸的手臂,边揉着眼睛边看向男人的位置
狐耳,九尾
那人,不,应该是那狐妖露出尖尖的犬牙,向他示威似的显一显,孩子气的吐出红舌
看见没?他说,这才是阿银真身,所以小鬼你还要和阿银混吗?
当年他是怎么回答来着?哦对了,他回答说——
好啊,我和你走
那时九尾的狐妖动了动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似乎是消化了一下刚才的事情,也许是第一次见到不怕妖怪的人类罢,他兴趣盎然的笑了笑,那时他薄唇轻抿,嘴角弯起一个浅淡而温柔的弧度,阳光为他狐耳上的细软绒毛勾勒上金边,狐妖的尾巴轻摇了摇
砰咚,砰咚
不许反悔啊,他听见他说,阿银我找定你了
血液上涌,随着眩晕感阿姐的话似乎从远方而来,从前阿姐端坐于枫叶堆前平静的说,小新,知道吗,薄唇的人最薄情
他不懂这话的意思,他不懂
阳光依旧绚烂
【直到他恶毒的诅咒着世人时,他仍记得那年树下斑驳的光影和若隐若现的九尾狐】

评论

热度(12)